月凤

一条咸鱼||圈地自萌||太太们求别删我我很乖的!!||怀疑自己是生活在北极圈||跳坑跳超快的||头像by读然太太,封面by橘子!(阴阳狮人设by然汪太太)

【最吉】

#自娱自乐##ooc绝对有,还多到爆炸##毫无意义的小短篇##根本看不出来是最王系列(。##自设超级多##全员存活##小学生文笔##交党费的x##请注意避雷#

……又来了吗。

最原有些头疼地看着不知什么时候被自己从桌上的糖果罐里拿到手中并且把包装拆到一半的咖啡糖。

自从他和其他两位幸存者—也就是春川以及梦野—从那让他们一度绝望的自相残杀的游戏中脱离出来之后已经过了好几天。

当时他们刚刚从游戏中脱离出来的时候一件又一件的复杂的事情直接把他们砸的不知所措。

比如说他们有了全部的记忆,也就是包括了在参加弹丸论破这个游戏前的全部记忆。

比如说自己不能再回到自己的亲戚朋友的身边了因为他们没有关于他们的记忆了,只能一生都住在弹丸论破制作组所准备的公寓以及小区里。而这些条件全部都是他们自己在进入游戏前便接受了还签了合同的。唯一令他们感到庆幸的便是他们三人不是没什么特别牵挂的人就是无亲无故的孤儿,这让他们感到轻松了许多。

比如说白银是【弹丸论破】的AI,并且在第50期开始就参与每一场【弹丸论破】的游戏里确保没有人提前把游戏给结束掉或者破坏游戏,只不过她每次扮演的角色都不一样。而她这一次会成为黑幕也只是恰巧在抽取角色卡片的时候抽到了这个她从来没抽到过的鬼牌而已。

再比如说……其他本该死去了的同伴全部都复活了……不,应该说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死而是进入了沉睡状态直到他们把游戏给玩完之后才苏醒过来。

但是他们并没有任何参加游戏前的记忆。

而原因则是因为他们“输掉了”这场游戏,所以失去原有的记忆便是他们的“惩罚”。

不过这对于他们来说到底是个“惩罚”还是幸运就不得而知了。

至少对最原来说失去记忆是件幸运的事就对了。

除了要不混淆地把记忆给整理好的麻烦事还有不知该怎么面对自己以前对于【弹丸论破】的狂热以及喜爱的情感以外就是身体会无意识的做出他们【原来】常做的事情了。

比如说他手里的咖啡糖以及桌子上的满满的装着咖啡糖的糖果罐。

他已经不记得他这样无意识地把咖啡糖的糖纸给拆开来就差丢进嘴里的情况到底发生了多少次了。

没想到【原来】的自己居然会是个咖啡糖的死忠粉……但是再这样吃下去身体迟早会出事的吧……

最原这样苦恼着。

但是这个烦恼只不过是众多烦恼中的其中较为渺小的烦恼而已。

而更大的烦恼嘛……

“王马君,就算你再怎么小心地溜进来你转动门把手的声音还是很明显的。”
“暴露了啊—不愧是最原ちゃん啊。”被识破的王马的脸上并没有什么不甘心或者不悦的情绪反而笑嘻嘻地直视刚刚把办公椅给转过来面向王马的最原的眼睛,“果然那个门把手很碍事啊。下次找个机会把那个门把手给拆下来吧。”
“不,请不要这么做……”最原有些有气无力地反驳道。

这就是最原近期以来最大的烦恼,他的室友王马小吉。

至于他为什么会是他的室友嘛……这就有些说来话长了。

简单来说就是他们八个男生被告知他们所居住的公寓的房间全部都是双人间所以理所当然的需要分成四组分别入住进那四间房间。

然后不出预料的,他们因为分室友的事而吵了起来。尤其是到谁和小吉做室友的时候最为激烈,言弹以及言刃更是到处满天飞。

不过作为这场吵架的原因的王马倒是在一旁看戏看得津津有味,偶尔还会火上加油让争吵变得更加激烈。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分好房间而且把东西给整理好了的女子组下到他们的楼层并且由蹦蹦跳跳的安吉提出抽签这样的提议为止。

而抽签的结果联想到现在的情况就不难猜了吧。

“啊啦,没想到最原ちゃん这么喜欢吃咖啡糖啊在游戏里的时候完完全全看不出来呢♪不过这样吃下去会得咖啡糖绝症还有糖尿病的哦。”,一直盯着书架上的一排一排的小说的王马注意到了最原手上的咖啡糖有些认真地这样说道,不过下一秒他的语气立刻变成了平常恶作剧时会出现的,”骗你的啦,不过会得糖尿病倒是真的。”
“……王马君,喜欢喝芬达的你并没有资格这样说我吧。”最原有些无奈地说道随后他便有些自暴自弃地把咖啡糖给扔到嘴里。

毕竟浪费食物什么的还是件不怎么好的事情……话说他是不是该把糖罐给收到客厅的柜子里啊?不然真的不知道自己还会重复这样的行为多少次。

随着咖啡糖微苦的味道在嘴里蔓延最原这样想着。

“这么说起来……王马君有事吗?”回过神来的最原这样问道。
“嗯——这个嘛——其实我是来叫你逃命的因为啊刚刚突然就一大堆的黑衣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突然开始围攻我们的公寓哦♪大概没过多久就会跑到上面这里来了哦!”
“……这是谎言吧。因为楼下根本就没有什么大动静比如说打斗声什么的,更何况如果有人围攻的话公寓里的警报会响起来的。”最原感到更加的无奈了。
“Bingo!但是没奖励哦。”
“那么实话是?”
“其实啊我是来叫你的——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太天真了!毕竟我的身体是由70%的谎言而组成的哦!真话什么的我可是很少说出口的哦。要不……”,王马顿了顿,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事情一样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转为兴致勃勃的表情,“要不最原ちゃん来推理看看我是来干什么的,这对最原ちゃん来说很简单不是吗。”

……所以你进来我房间是看我推理的???

最原表示有点想把人给直接赶出去。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于是最原只能老老实实地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点什么线索。

他首先是看向了房间里唯一的窗口。

窗口外面的景色依旧是和他刚住进来这间房间时的景色一样,只不过现在暖洋洋的橙色顶替了天蓝色的位置成为了天空的颜色。

观察完窗外的景色后最原的视线转向了放置在桌上的电子钟,上面正显示着6:30的数字。

感觉自己已经把需要注意的线索给找到后最原便用手轻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开始思考了起来。

黄昏,6:30,除了糖果以外什么都没有的空荡荡的肚子。

以及之前与同伴们说好的每天早餐以及晚餐要一起在食堂享用的约定。

“……王马君是叫我下去吃晚餐的吗?”最原问道。
“啊啊总算推理出来了吗我都快要饿死了——”王马这样抱怨道。

尽管是答非所问最原依旧知道了王马隐藏在话语里自己的推理是正确的回答。

于是最原稍微收拾了一下桌面上的笔记本以及一些小东西后就站了起来,“那现在就去食堂吧。要不然等会就没我们的份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迈开脚步走出了房间。

而王马则是跑到最原身旁与他并肩走着,“这点我赞同哦,毕竟昆太ちゃん他们的食量超大的!一个没注意就会被他们抢光食物了呢。”说完还にしし的笑了一声。

闻言最原不禁想到了自家伙伴们抢食的速度,于是他不自觉地开始加快了走路的速度。

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在走廊上奔跑着了而原本与他并肩行走的王马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跑到他的前面并且在要下楼梯的时候转身扮了个鬼脸,“にしし,原来最原ちゃん的速度那么慢啊?感觉好像比蜗牛还要慢呢♪”,他这样嘲笑道。

“我只是比较少跑步而已……!”最原反驳道,“不过王马君你的体力好像也快要见底了不是吗?这样下去我可能会追上来的哦”,注意到了王马有些粗重的喘息声最原这样说着。

“にしし,既然这样那最原ちゃん你就试试看能不能够追上我好了!追到我的话就给你奖励哦!”说完王马便消失在了楼梯的入口处。

这样的生活,其实也挺不错的吧。

最原跑下楼梯的时候情不自禁的这样想到。

———————————End———————————

PS:最后东条提前预留了一份晚餐给两人才没让他们饿着肚子度过一个夜晚。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至于最原有没有追上王马嘛……

谁知道呢♪
————————————————————————
后记:

说真的这篇文章简直是我写过的文里改了最多次的文章(躺尸
而且莫名的还恢复成了以前的那种想发文却又不敢发的状态真的是……(笑哭)感觉就像看到了初恋一样想要上去搭话却又不敢的小伙子一样(bushi
超级久没有这种一看到他们在一起发糖就会发疯的感觉了hhhhhh
总之这次就是来交党费的啦( ´▽` )ノ今后请多多指教哟
(啊说真的这篇我感觉真的很ooc真的很抱歉qwq我下次会尽力控制的qwqqqqq

评论
热度(46)

© 月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