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凤

一条咸鱼||圈地自萌||太太们求别删我我很乖的!!||怀疑自己是生活在北极圈||跳坑跳超快的||头像by读然太太,封面by橘子!(阴阳狮人设by然汪太太)

痛痛飞走吧(纲云)

#大概是哥哥x弟弟paro?##纲吉14岁,云雀6岁设定0w0##云雀被奈奈领养设定#
【“痛痛飞走吧”】
“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再犯了请放过我啊啊啊啊—
“吵死了,咬杀!”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干脆利落的把最后一个吵死人的幸存者给打晕,云雀看着倒成一片的围殴者(虽然未遂)皱了皱眉。

……不够。这个分量,不够。要快点变强,一定要变强,不然这点力量保护不了奈奈妈妈还有—

“恭弥!”

一个云雀熟悉的叫唤声从巷子的人口传来打断了云雀的思绪。于是云雀下意识的往发声处看去,看到褐色头发的少年发现他后往他的方向跑过来的身影,云雀勾起了一抹极浅的微笑。

这,就是他要保护的人,让他感觉到温暖,把他从那冰冷且让人厌恶的孤儿院里拉出来的人。

褐发少年跑到了云雀面前后蹲下身一边担心且小心翼翼的检查着云雀一边问道:

“没事么?”
“我没事。倒是你,兔子,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听到云雀那让人黑线的称呼,纲吉苦笑。

“都说过了不要叫我兔子啊……要叫我哥哥知道么?是草壁跟我说你在这里跟一些不良少年缠斗的。”

云雀选择性无视掉那句叫哥哥的话,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暗暗乍舌。

都交代过副委员长不要跟这只爱操心的兔子说他在哪里咬杀违反风纪的人了,竟然还敢跟他说,果然是欠咬杀了!

暗暗决定下次看到草壁的时候一定要把他给咬杀一顿的时候,纲吉小心翼翼地捧起他的脸看着那已经止血的伤痕问道:

“还会痛么?”
“……还好。”

被那担心的目光看得不自在,云雀顿了一下才回答。听到回答的纲吉把一直带着的书包给放到地上之后从里面拿出一条手帕和自己的水壶后,他从水壶里倒出一些水在手帕上把它弄得微湿。

“可能会有一点痛,忍耐一下哦。”

纲吉说完便开始用手帕温柔的擦拭着伤口旁的脏污,而云雀只是一言不发的任由他动作。擦完了之后纲吉轻轻的在伤口上面呼了一口气然后笑着说道:

“痛痛飞走喽~痛痛飞走喽~”
“……幼稚。”
“欸……因为听妈妈说这样会比较不会痛嘛。”

听到云雀略带嫌弃的话语纲吉一边挠了挠脸颊一边回答,然后站起身把手伸到云雀面前说:

“来,我们回家吧,再不回家的话妈妈会担心的。”
“……嗯。”

云雀搭上那只手任由纲吉牵着他的手走出巷子。

就像那天他把他从孤儿院带回家一样。
评论(2)
热度(23)

© 月凤 | Powered by LOFTER